第856节

    《收藏m.pomoxs.com第一时间阅读完本小说》

赏。

    在大唐尚武的这个环境下,他们或许能为了大唐发展,而按耐住自己内心的战意,可一旦出现战机的话,那一个个必像杀红的地狱修罗一般,不顾一切的向前冲杀的。

    “陛下,我们好像中了大唐的奸计了。”

    长孙嵩不复先前的淡定,情绪有些激动地说道:“昨夜,出动的大唐兵马,不少于十余万众。

    不仅是我们中军这边,包括左右两翼偏师那边,都遭遇到了迅猛的攻势,臣现在严重怀疑,这帮突杀过去的唐军,就是奔着我大魏腹地去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拓跋焘骤然听闻这样的消息,心中涌现出阵阵惊骇,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,说道:“这不可能,这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难道他们就不怕,我军攻破他们的边关防线,杀进大唐内部吗?真要是这样的话,他们大唐岂不是完了?”

    昨夜所经历的大战,是拓跋焘从没有遇到的,唐军的震天雷,就像是不要命一般,不断地向他们抛掷出来。

    打了一辈子的仗,拓跋焘还从来就没有遇到过,昨夜所遇到的那种情况,双方就好像不在一个层次上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只是大唐集结的精锐之师,意图想要扰乱他们的攻势,可长孙嵩所讲的这些,却叫拓跋焘心中生出一阵寒意。

    如果说真的有十几万大唐军队,杀向他们大魏腹地的话,那他们根本就无法继续待在大唐边疆。

    毕竟跟大唐筹建的边关防线来说,他们大魏可没有这等坚固的城池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肯定是吕布的手笔。”

    长孙嵩此时说道:“除了他之外,就大唐的这帮将领,根本就不敢这么打,毕竟他们承受不起失败的代价。

    甚至现在臣心中怀疑,在昨夜的那场战争中,吕布已经统率着麾下精锐,突破了我军的防线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想用这种方式,来迫使我大魏精锐回撤,将战火转移到我们大魏治下啊。”

    在这塞外之地,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仗,不管是拓跋焘,还是长孙嵩,他们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打法。

    “不行,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。”

    拓跋焘情绪激动起来,瞪眼看向长孙嵩说道:“快,撒出骑兵,回撤到我大魏境内,追查这帮逃窜进去的唐军。

    可恶,该死,吕布,朕一定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长孙嵩所描述的那种情况,拓跋焘就有种坠入冰窖的感觉,因为他太清楚吕布的脾性了,如果说他真的率部杀进大魏的话,那他大魏的子民,必将会遭到残酷的血洗。

    真要是出现这种情况,就算最后他们大魏取得了胜利,战胜了大唐,那他们大魏也将付出惨烈的代价。

    拓跋焘怎么都没有想到,吕布会用这种破釜沉舟的方式,来跟他破上,可人家大唐有坚固的长城防线,但他们大魏却什么都没有啊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此刻的拓跋焘,心中还不清楚的是,眼下不止他们这一部,遭受到了唐军的突破,在这延绵千余里的战场上。

    以张辽、黄忠、徐荣为首的一众猛将悍将,统率着数十万的大军,皆突破了他们鲜卑异族的联防。

    此刻他们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继续向前冲杀,迫使进犯大唐北疆的鲜卑异族大军,朝着他们所前进的方向杀去。

    毕竟只有这样,他们才能再度发挥大纵深穿插作战,将这些鲜卑异族大军,分区域合攻灭杀。

    草原是一个天然的大战场,有这么多猛将悍将的统率,吕布要跟拓跋焘所统率的大军,还有他所统治的大魏,来上一场真正的大战役。

    这一战若是一切顺利的话,那北疆三十年之内,将再没有任何战争,而大唐则可趁此机会,夺取整个塞外之地。

    第205章 汉儿之威(1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”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”

    如雷的马蹄声响起,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,一队队骑兵汇聚在一起,形成了一股洪流,震荡着四方。

    “陛下,据所派斥候来报,距我部十余里外,发现一个大部族。”典韦面露亢奋,骑马向前驰骋,对身前的吕布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游荡了两天,终于逮住一个大部族了,要说这拓跋老贼,还真是够没用的,到现在还没调集麾下大军回撤。

    咱们这一路,踏平十几个小的部族,这拓跋老贼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吕布骑马驰骋,嘴角微扬道:“不是他没有反应,是咱们杀得太快了,眼下这个时候,估计拓跋焘才刚刚得知消息。

    就算他要率部回撤,那也需要顾虑到很多,既然是这样的话,那索性再灭掉几部,跟汉升所部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得嘞!”

    典韦面露笑意道;“陛下,您就在一旁等着吧,就算是大部族,麾下能有几千控弦之士,那也是撑死的了。

    我们虎贲营一个回合,就能把他们全给干掉!”

    “典疯子,这次是我们虎卫营出战,你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!”在旁的许褚,此刻瞪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上次平灭鲜卑异族小部,就是他娘的你率部出战的,别他娘的乱了顺序,不然老子这刀,那也不是吃素的。”

    为了保持麾下出战各部的体力,同时也为了增强他们的斗志,吕布就用这种论战的方式,来解决所遇到的鲜卑异族麾下各部。

    战争之下,没有什么对与错,一切皆按照草原的规矩来办,超过车轮的男丁,全部斩杀,这就是规矩。

    “娘的,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!”

    典韦一听这话,一脸懊悔地说道:“早知道是这样的话,上次踏破鲜卑异族小部,就他娘的交给你们虎卫营了!

    这波真他娘的亏啊!”

    听着典韦、许褚的吵闹,向前驰骋的吕布没有多说什么,嘴角扬起淡淡的笑意,心中却在盘算着,随后要展开的战事。

    从大纵深穿插作战展开后,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天,也不知道各部出战的兵马,在这塞外之地战况如何了。

    这草原实在是太大了,错非是戍守在北疆的各部猛将悍将多,吕布绝对不会采用这样一种方式,来跟鲜卑异族展开激战。

    毕竟在这里面,不可控因素太多了,如果说真的出现什么意外战况的话,还是会出现些许不利的。

    “杀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啊……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位列在前的虎卫营,突然间喊起阵阵喊杀声,吕布闻声看去,瞧见所发现的那大部族,集结麾下控弦之士,向所部发动了攻势。

    两万众虎卫营精锐骑兵,此刻在许褚的指挥下,分成三部箭矢阵,向杀来的鲜卑骑兵发动合围猛攻。

    “陛下,看来这次拓跋焘纠集麾下七十万大军,进犯我大唐北疆,是抽调了多数青壮啊。”

    典韦勒马而定,瞅着眼前的爆发的战斗,面露轻笑地说道:“末将看对面的鲜卑异族,还有不少都是老人,这真是没人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人怎么了?只要他们手里拿着兵器,那就是敌人。”

    吕布手持方天画戟,神情冷然地说道:“再者说,生活在草原之上,没用的人,已经不知死在什么地方了。

    别小看他们的模样,但他们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