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1节

    《收藏m.pomoxs.com第一时间阅读完本小说》

任宰执。

    “臣领旨!”蔡卞同样心怀激荡的应声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各有表情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绍圣六年,元月二十一,章惇致仕,由太子赵权,勇武郡王同时护送出京,直至归乡。

    同年二月初,枢密使章楶致仕,由勇武郡王护送归乡。

    绍圣七年,章惇病故,赵煦罢朝十五日。

    同年六月,章楶病故,赵煦罢朝十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绍圣十七年,五月初,夜。

    枢密院。

    赵煦坐在主位,太子赵权在左,依次是勇武郡王赵似,兵部尚书郭成。右边宰执李清臣,枢密使许将,枢密副使李纲。

    赵煦将一份国书放到边上,笑着道:“这完颜阿骨打立国了,还要约我们共同伐辽,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已经三十多的赵似,一脸杀伐之气,直接道:“官家,我在辽国腹地五年,深知辽国暗弱,辽帝昏聩,不用与那什么金国结盟,给我十万,我灭了辽国!”

    众人看着他,微笑不语。

    这位勇武郡王真是大胆,偷偷跑去辽国,深入腹地,拉起了一支叛军,居然硬是打的辽国诸多将领败亡,一度打向辽国西京。

    若不是与种朴相遇,被种朴发现,上报朝廷,被赵煦急召回国,还不知道要在辽国打多久。

    赵煦笑了声,道:“朕说的是这金国,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许将已经老了,但精神矍铄,更加儒雅,闻言道:“官家,臣认为,金国是出生幼虎,辽国则是暮年老狮,将死的狮子并不可怕,倒是这将要咬死老狮子的幼虎须要警惕。”

    赵煦笑容越多点头,看向李清臣,道:“大相公?”

    李清臣白发苍苍,却腰杆笔直,目露凌厉,道:“官家,这幼虎是要警惕,不过,灭辽是当务之急。辽国已然不支,不能让辽国落入那金人手里。我大宋变法十年,休养生息十年,正如汉武帝之时,宝剑当出鞘!”

    赵煦闻言,目光落在赵权身上,道:“太子。”

    赵权已经十七岁,长的与赵煦有五分像是,但性子却很随他母亲孟皇后。

    他躬身,慢条斯理的道:“父皇,儿臣认为,当坐山观虎斗。”

    “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。”

    枢密副使李纲接话,道:“官家,臣认为太子殿下的话十分有理。我大宋并不急着涉入,让他们打,我大宋养精蓄锐,以逸待劳,给予他们胜者致命一击,平辽灭金!”

    许将瞥了眼李纲,暗自皱眉。

    赵煦拿起茶杯,神色沉吟。

    赵似忍不住了,道:“官家,咱们不能坐等,辽国那么要是平定金国,咱们又没机会了,等了十年了,不能再等了!”

    第七百七十章 定鼎

    “就你有嘴。”赵煦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赵似登时不说话了,他胆子再大,也不敢跟赵煦顶嘴。

    在一众人的注视下,赵煦放下茶杯,道:“好。就依照太子所说,咱们坐山观虎斗,金国那边,糊弄一番就是了。今天就到这,许相留下,其他人都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似欲言又止,被李清臣看了眼,就不说话,与一众人抬手告退出来。

    赵煦又拿起茶杯,笑呵呵的道:“卿家,觉得太子如何?”

    许将微笑着,道:“颇肖官家。”

    赵煦不由得笑着拿茶盖点了点他。

    许将躬身。

    赵煦喝了口茶,道:“他小小年纪就能有这番想法,是不错的。朕还担心,他会说出与金国结盟,共同伐辽,收复燕云十六州。”

    许将道:“官家言传身教,志在天下,太子岂会只看到幽云十六州?”

    赵煦面容带笑,看着门外黑漆漆的天色,一脸沉静,道:“坐山观虎斗是不够的。辽国已虚弱不堪,根本不是那女真的随手。这样吧,让辽国腹地的我们的人暂且休整,李夏那边不去管他,李乾顺要帮辽就让他帮。北方三路……派人与辽国谈判,拿到好处,我们就削减军队,不再对峙。”

    许将思索着,道:“陛下,辽国在幽云有三十万大军,在中京还有五十万,真的扛不住数万人的女真人吗?”

    赵煦摇了摇头,道:“这种时候,比的不是兵力,是锐气。辽国百万大军如纸,女真五万军队如针,这张纸,就要被戳破了。”

    许将拧着眉,心里觉得有些冒险。

    “如果辽国需要支援的话,必要的话,可以支援。”不等许将想明白,赵煦又道。

    许将看着赵煦,刚要张口,就听到赵煦又道:“这一次,朕要御驾亲征。折可适为主帅,种建中为副帅,宗泽盯住李夏,赵似为先锋,再命水师策应。命各军严阵以待,随时等候朕的旨意!”

    许将明白了,起身抬手,沉声道:“臣领旨!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朝这边厉兵秣马,随时准备北上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等,就等了两年。

    辽国的军事实力仍旧在,完颜阿骨打虽然打了不少胜战,却仍旧难以撼动辽国。

    绍圣十九年。

    人到中年的赵煦,越发的温文尔雅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赵似时不时在他面前抱怨,想要提兵北伐。

    宋朝内部的争议越来越大,一部分认为宜早不宜迟,不能拖耗下去。一部分认为应当暂且放弃,认真梳理内务,缓解紧张气氛。

    就在一片争议中,皇城司,擎天卫齐齐传来一道消息:金国攻破辽国中京,辽帝南逃到了西京,也就是大同。

    宋朝内部,好战之声骤起,要求举兵伐辽。

    朝野一片沸腾,但宫里安静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次子赵檀,原本的小胖墩,现在长的孔武有力,与十三赵似十分亲近,在武力值上甚至超过了赵似。

    赵似很喜欢这个大侄子,时不时在赵煦面前说好话。

    赵煦正在与赵檀下棋。

    赵檀抓耳挠腮,看着棋盘,手捏着棋子,这里放放,那里放放,就是不知道放哪。

    在他们两边,李清臣,许将,赵似,李纲等人都在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就教你,要你沉住气,耐住心,你这是一点都没听进去。”赵煦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赵檀索性扔下棋子,大声道:“父皇,十三叔说了,学一头就是一头,不能都要,否则两头不讨好。”

    赵煦余光瞪了眼赵似,开始收拾棋盘,道:“行了,你们的来意朕知道。安抚一下百官,再安抚一下军心,再等等,不要着急。”

    赵似鼻子喷出两道白气,道:“官家,这都等了两年,还等到什么时候啊,我都有白头发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煦直接一脚踹过去,道:“母后身体不好,你去旁边伺候着。”

    赵似拍拍大腿,有些无奈的应了声。

    许将,李清臣,李纲等人对视一眼,也都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在赵煦压住宋朝这边躁动的情绪时,辽国境内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。

    三月,辽国内乱,耶律淳称帝。四月,金国攻占西京。七月耶律淳死。

    八月,金国举全国之兵,追击辽帝到了居庸关。顺手,迫使李夏臣服。

    到了九月,辽国原本的疆土已经大